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与“蒙古舰队”有关的日子——我与山大附中高中部的故事

2019-12-26  点击:[]

2017年7月,我工作了。每当朋友们关切地问我工作情况时时,我都会回答:山大附中,教高中英语。朋友们会笑笑说,山大附中哪里有高中啊。时间久了,大家都笑称我是“蒙古海军”,因为蒙古作为内陆国是没有大海的,根本没有海军这支编制,而我一直给他们提到的只闻其名不见真身的山大附中高中部则成了传说中的“蒙古舰队”。

对于大家这样的反应,我总是一笑置之,耐心回答:会有的。是啊,虽然那时我也不知道高中部会是什么样子,但我相信会有的。

我的高中教学生涯是在菏泽定陶山大实验学校开始的。这是我们学校托管的一所十二年一贯制的农村学校,生源来自于当地,当时学校四周是一大片玉米地,身处其中的学校就像小小的一座孤岛。在山大附中实验学校的日子,两周放假一次。与家人团圆的机会少之又少,往往是刚到家吃了一个“欢迎饭”,第二天中午又要吃“告别饭”了。生活虽然没有太多娱乐,但是过得非常充实,在校的日子,从早上6点到晚上11点,几乎每天都是与学生泡在一起的。而这里的老师们也非常朴实,工作精神也令我敬佩,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的异地环境中,我开始悄然成长起来。

比如早上七点半上第一节课,我们备课组长总会在七点左右便来到办公室,批改昨日学生上交的作业,晚上在带完英语晚自习后才会离开。有些老班主任,即使不是自己早自习值班,也会在清晨六点伴着星光来班里看看,学生进入早读状态后方才离开。这些我看在眼里,深受感动的同时,也觉得必须更加努力,才能在教师群体中“生存”下来,才更能获得自身更大的成长。既然老教师和老班主任都如此负责,那同时身兼两职的我,便要更早地来到教室,利用英语老师的优势带领学生早读,同时又作为班主任监督学生的学习状态,何乐而不为呢?白天,认真上课,仔细批改每一份作业和听写,虚心听课,有时若参加学校的会议,往往到了晚上还没有备完课。所以每天晚上,无论有无晚自习,我都形成了在办公室备课学习的习惯,有时是细化第二天的课程,有时是为周末自己负责的选修课做准备,有时是写写工作心得体会。唯有如此,才能安心度过这一天,信心满满地迎接新的一天。

除了老师们,领导们更是给予了我极大的关注与支持。犹记得在校园里遇到来视察工作的赵勇校长,亲切的跟我打招呼,说:“我记得你的名字,叫冯爽,教英语。”这对一个刚刚入职的新人无疑是莫大的鼓励。犹记得陈立军校长在我工作的一开始就推门进了我的课堂,听课后将我叫到办公室,打开记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将我课堂上出现的问题逐一分析,讲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听着,记着,但心里也感动着,被鼓舞着。犹记得台东副校长和薛海东副校长,不仅在工作上给予我很多指导,在生活和人生方向上也经常为我答疑解惑。从他们的口中,我知道了附中很多的有趣的历史——校长“厕所保卫战”、自行车之旅的由来、十四岁生日庆典的由来……是他们,使“山东大学附属中学”这几个字在我心中变得鲜活生动起来。也是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让我知道山大附中的精神和文化到底是怎样的内涵。

结束了定陶艰苦而充实的教学生活,第二年赵勇校长推荐我们去山东省实验中学学习,了解省重点中学的教学模式,以开拓眼界。来到实验,也是我曾经的母校,先进的理念教学理念吸引着我,我像一只小虫,贪婪地听课,汲取着营养。不过时间久了,我发现与在定陶的日子相比,在实验中学的日子太安逸了,安逸到像身处一个巨大的养老院。我开始怀念那些赵校长深情讲述学校历史和办学理念的日子,那些陈校长给我们手把手培训教学常规,督促我们研读课标做高考题的日子,那些参与项目组工作的日子,那些参与集团十二年一贯制建设的日子……很多次我不断叩问自己的内心——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缺失了教育情怀和专业理想的教师工作,是否违背了我的初心呢?在这期间,曾经身边有朋友辞掉优秀学校的非编工作,考取技校的编制,就为了更稳定清闲,给我很大的心灵震撼。私下也会有这样的假设:如果有一份普通学校甚至是实验中学的编制放在我面前,我是否还会选择山大附中呢?思忖之后,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很难有这样一所学校有如此先进的理念,如此优秀的教师团队,如此强大的执行力,和如此令人骄傲的学生。这都是一个教师幸福感的源泉,也是教师成长的不竭动力。我才二十几岁,我的生活目标不应该是养老和退休,而应该是在教育领域绽放自己的光彩。

如今高中部初建,曾经旁人眼中缥缈的“蒙古舰队”终于缓缓起航。它是美好的,苍翠掩映的三号楼中是充满现代气息的高科技教室;它是强大的,有着极为有经验的师资队伍和优秀好学的内部生源;它是先进的,有着校长超前的理念和专业的专家队伍支持……它是我入职时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而今却成了近在咫尺的现实。作为附中首批招聘的高中老师,我比任何人都希望高中部能够建得越来越好。

一晃眼,开学已经一个多月。这一个月里,从无到有,学校迅速建立起了各种制度。而每位老师也是身兼数职,同时进行了各方面的教学探索。庄增臣校长主持大局,总领高中部各项事务,每次午饭时总是见他匆匆吃完饭,急忙赶回教学楼的身影;何洪卫老师是辽宁特级教师,备课和听课比年轻教师还要仔细认真,也经常给我一些教学方面的建议,让我受益匪浅;在教学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我的组长杨梅老师,从她这里,我接触到了思维导图、阅读圈、谈话式教学等不同风格的教学形式,因为这一级恰巧遇到变换新教材,每天我们都进行集体备课,与杨老师思维的碰撞让我对教学的激情更加高涨;张延平老师负责德育工作,他细致的工作作风和对于年轻老师毫不吝啬的表扬总是让我很受鼓舞;范运梁老师负责团委工作,他总是有许许多多新奇的点子,让人眼前一亮;卢娟老师负责家委会的工作,班里同学的家长她几乎都打过交道,令我十分佩服;赵宗昌和诸葛强老师不仅进行日常的教学,还兼职奥赛辅导工作,节假日加班是他们的工作常态,可是他们却笑称“习惯了”;工作最繁重的还属班主任夏利杰和陈亮老师,他们悉心打造着班级文化,建立班级常规,为孩子们提供最温暖的关怀,同时还兼职教学和教务工作,在教师管理方面也付出了很多心力;除了骨干教师,赵晨、王圣新、刘文冬和我算是教学中的年强力量,也担任着后勤、办公室、宿舍、宣传等方方面面的工作,作为年轻教师,我们时常一起交流,那些教学、工作中的困惑,有时就在彼此的氛围融洽的交流中慢慢化解了。

高中部是忙碌的,但是却也是和谐的,极受关怀的。不仅赵勇校长常常来视察,附中领导也是轮番过来值班,了解高中情况。就像我写这篇文章时落在办公桌上这秋日阳光,和煦、温暖。我想,今后,我与山大附中,与高中部,还会度过很长很长的岁月,发生很多很多的故事。到了我朋友的孩子要上高中的时候,他们也许会开始认真考虑山大附中高中部这一选择,并想起当年“蒙古舰队”的笑谈吧!(作者系山东大学附属中学  冯爽)

上一条:有责任的担当 让烟花永远烂漫 下一条:三尺讲台之下的随想

关闭

服务导航